艺术

首页 >  艺术 >  在南孔圣地,探寻儒学文化基因

在南孔圣地,探寻儒学文化基因

更新时间:2021-11-09     发布者:文化观察     查看:1777     来源:浙江日报

在衢州老城区新桥街上,孔氏南宗家庙静静伫立,红墙黑瓦间透着庄严肃穆。

对街的孔子文化公园里,一座高约9米、重约12吨的孔子青铜巨像,长髯垂胸,衣袂飘飞,神情“温而厉,威而不猛,恭而安”,目光穿越千年。

如果把历史的时针回拨到南宋建炎初年(1127年),决定率族人扈跸(随侍皇帝出行)南渡的孔子第四十八世嫡长孙、衍圣公孔端友也未曾料想,此去再未能回曲阜。而以衢州为中心的江南地区,则因为孔氏家族的大迁徙,与儒家缘分更加深厚。

在南宋的时空背景中,一场文化的交织和融合徐徐展开。孔氏南宗以圣裔身份和大宗风范影响了江南士人和民众;同时,江南社会文化中的积极要素,源源不断地被吸收进孔氏儒家文化,不断丰富和提升其内涵。两者交融最终形成了与时俱进、特色鲜明、以儒家文化为核心的区域文明传承体系。

我们以孔氏南宗家庙为起点,跟随孔氏家族南迁后的足迹,寻访儒学从庙堂走向民间,繁荣市井文化,乃至形成区域“文化基因”的历史脉络。

恪守忠义 扈跸南渡

“自唐开元后,郡邑皆立孔子庙……而为孔氏之家庙者,惟曲阜与衢州耳。”清朝兵部尚书李之芳曾在《清康熙衢州重修孔氏家庙碑》的开头,为衢州孔庙作出注解。自唐朝以来,全国郡县都设孔庙,祭祀读书人的祖师爷孔夫子。但孔子后裔的家庙,天下只有两处:北在曲阜,南在衢州。

岁月更迭中,儒学文化早已根植在这座浙西古城的人文底蕴中。当我们行走于衢州的街巷阡陌,不论是随处可见的“南孔圣地,衢州有礼”宣传标语,还是当地中小学校园里的孔子雕像,或是以漫画、公仔等形式出现在大街小巷中的卡通人物“南孔爷爷”等,都在向人们展示着这座城市最引以为豪的文化符号。

“孔氏南宗在衢州800多年的传承史,可以说是一部具有传奇色彩的家族奋斗史。而其从南宋被赐家衢州发展至今的精神内核,就是作为孔孟儒家核心价值观之一的忠义。”站在孔子第六十世嫡长孙、明朝翰林院五经博士孔承美500年前栽在家庙前院的古银杏树下,衢州南孔文化发展中心主任盛雄生的讲述,仿佛让我们看到了宋朝战场上的战火硝烟。

建炎二年(1128年),金兵大举南下,宋高宗赵构君臣仓皇南奔。孔子第四十八世嫡长孙、衍圣公孔端友护奉孔子夫妇楷木圣像、“先圣遗像”等镇庙之宝,率近支族人扈跸南渡。因孔氏族人助力南宋赢取了文化正朔,巩固了政权,次年,高宗定都临安,赐孔端友庙宅于衢州,是为“孔氏南宗”。此后,孔氏南宗在家庙中特辟“思鲁阁”,盛载乡愁。

盛雄生说,孔氏南宗并非没有过还乡的机会。元世祖忽必烈曾令孔子第五十三世嫡长孙、衍圣公孔洙从衢州北迁,回曲阜奉祀。但孔洙因宋亡不仕,德让爵位于曲阜孔氏旁支族弟。

在以后漫长的岁月里,不论兴衰荣辱,庙堂江湖,一代代孔氏南宗后裔始终恪守忠义,衍圣弘道。无论是因明亡而绝食的首辅孔贞运、为抗击日寇入侵而殉国的孔墉将军,孔氏南宗的族人们率先垂范、忠义许国,展现出世家大族的风范。

“1993年,孔氏南宗家庙被省委宣传部命名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也是实至名归。”盛雄生将我们的思绪拉回到当下。一对母子正在孔庙大成殿西庑介绍孔氏南宗历史的石雕前,妈妈将“扈跸南渡”“高风让爵”等故事细细转述成孩子能理解的语句。孩子频频点头,在这一方小天地里,正努力和一段百千年前的历史隔空“相遇”。

崇学重教 诗礼传家

我们按照东西中3条轴线,行走在孔庙建筑间,不时能寻觅到孔氏南宗崇学重教、诗礼传家的踪迹。“孔氏南宗在衢州安顿下来后,族长孔传就以庙堂为学堂,讲学授徒,门人近千。南宋后期创建菱湖家庙后,孔氏后裔也特辟有族人讲学之地。”盛雄生说,孔氏南宗的家塾私教,滥觞于南宋初年孔传创办的私学,兴盛于明清时期的家塾、书院,转型于清末民初的近代学校。

南宋时,衢州的书院数量位居全国前列。在南宋22所著名书院中,衢州有两个:柯山书院和清献书院。其中,孔子第五十世嫡孙孔元龙、第五十三世嫡孙孔演就曾担任柯山书院的山长(书院主持人),从学者甚众。据南孔文化研究专家徐寿昌先生的研究,在浙江东阳、江苏靖江、福建同安等地,孔氏南宗族人创立的书院还有8所。

孔洙让爵后,衢州的孔氏大宗逐渐式微,混同平民。大批南宗有学之士走出家门,以化民成俗为己任,足迹遍及浙、闽、赣、苏等省。南宗孔裔名贤中也出现了众多学官。杭州的万松书院,在明弘治十一年(1498年)创立后,就聘请孔氏南宗后裔在此管理、主持书院祭祀诸事,长达450多年。乾隆皇帝6次下江南,写了6首关于万松书院的诗。其中有一首写道:“气助湖山钟远秀,道尊孔孟有真源。”“真源”就是指孔氏南宗。

“南宗族学最大的特点和贡献是使广大平民弟子获得受教育的机会。”研究南孔文化多年的衢州学院孔氏南宗文化研究中心主任吴锡标教授分析,因为失去爵位,孔氏南宗从庙堂走向民间,或为学官、或为山长、或设塾教读,以各种形式推动发展平民教育,也促进了衢州近代学校教育的发展。孔氏南宗崇尚伦理、诗书传家的教育教化理念也在客观上助推了衢州乃至东南地区书院及书塾的发展,并使区域人文环境得以优化,从而源源不断地涌现出文化大家。

但让吴锡标等专家遗憾的是,很多在历史记载里大放异彩的书院、家塾,因为多次战乱,早已难寻踪迹。我们只能在其他文人学者的笔下得窥一斑。例如阳明学者邹守益就曾记录:明嘉靖年间,孔氏南宗在城南东岳废址重办家塾后,“孔氏童子四十余人,歌《鹿鸣》《伐木》之章,恍然若游洙泗,聆丝竹。”

直至如今,孔氏南宗在经年累月中散播的好学之风,仍润泽着一方百姓。南孔书屋遍布衢州,南孔文化更成为凝聚当代衢州中小学生家国情怀的精神纽带之一。每年,当地都会举办少儿读经班、开蒙典礼、儒学校园剧等一系列儒学文化活动。

在盛雄生的指引下,我们前往衢州第二中学,感受校园里的习习儒风。步入校园,孔子汉白玉雕像、笃志楼、思齐楼、闻道石不断在我们眼前掠过,耳畔则是学生诵读经典的琅琅书声。“我们开设了‘南孔文化’‘传统文化与幸福人生’等选修课,还编写了相应的校本教材。辩论社的学生辩手们会从《论语》中选出辩题进行辩论。‘君子不器’‘敏于事而讷于言应不应该提倡’等都是辩手们常思索的问题。”该校党委书记潘志强说,家乡地缘文化的滋养,正陪伴着衢州学子开启人生博雅之路。

与时俱进

开放包容

从南宋至今,千年春秋,沧海桑田。南孔文化为何能历久弥新?行走在中国儒学馆内,历史画卷迎面展开。我们将此行前就盘桓心头的疑问抛给了盛雄生。

“在漫长的社会演变过程中,孔氏南宗一直奉行并实践着与时俱进、开放包容的创新精神。所以,孔氏南宗的教育思想和儒学演进的轨迹相吻合。孔氏南宗家塾的演进,也与近代教育的变革发展同频共振。”盛雄生用了几个例子,娓娓道来。

清光绪二十九年(1903年)春废科举后,孔子第七十三代嫡长孙、翰林院五经博士孔庆仪感叹“旧学之不足以图存也,力图维新”。此后,他把孔氏南宗的“承启家塾”改建为近代学校,初为“孔氏中学堂”,又在宣统二年(1910年)易名为“两等小学堂”。到了民国初年,“两等小学堂”再次改称为“孔氏完全小学校”。缘此,孔庆仪被后人赞誉为“开风气之先”的新派人物。

实际上,“开风气之先”正是孔氏南宗的发展内驱力。清末民初,不少孔氏南宗青年才俊受近代教育思潮影响,剪发易服,出国留学学习新知。这些接轨现代西方教育的孔氏青年,引领维新潮流,为浙江乃至江南近代社会的重大转型作出表率。

为确保孔子夫妇楷木圣像免遭日寇掠夺而客死异乡的孔子第七十四世嫡长孙、南宗奉祀官孔繁豪,就毕业于日本早稻田大学师范科。1938年,年近知天命的孔繁豪顺应当时的教育改革,把“孔氏完全小学校”改建为“衢县尼山小学”。这也意味着南宗孔氏家族教育走向社会。到1945年,尼山小学已有12个班级,600余名学生,其中孔姓学生不足10%。

2004年,孔子第七十五世嫡长孙、末代“南宗奉祀官”孔祥楷恢复了一度中断的孔氏南宗祭孔大典,首次提出“当代人祭孔”的理念,正是孔氏南宗家族的又一次大胆革新。“祭祀孔子是对孔子这位儒家创始人的追思和致敬。我们要继承孔子的思想,而不是历朝历代参祭人的衣饰。”

在衢州南孔文化发展中心保存的视频资料里,我们看到孔祥楷的生前影像:满头华发的他正将祭祀思路娓娓道来。在他的策划设计下,南孔祭奠简化为“礼启、祭礼、颂礼、礼成”4个篇章。钢琴被搬到孔庙大成殿前,“供太牢”(猪牛羊三牲)被“献五谷”代替,参祭人穿当代正装,行鞠躬礼。整个礼程不到40分钟。

与时俱进的祭孔大典,被更多人看懂、认可、称赞。2011年,定位“当代人祭祀孔子”的“南孔祭典”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还有越来越多的外国学者,愿意走近“南孔”,分享儒学。

2018年,衢州向全社会发布的“南孔圣地·衢州有礼”城市品牌,以“礼”字为核心,撑起整个城市品格的四梁八柱。省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副所长、省儒学学会副秘书长张宏敏认为,在数百年与时俱进的传承中,南孔文化早已成为衢州最有标识性的文化元素,也早已得到百姓的高度认同。

在张宏敏的期待里,南孔文化的古韵今风也将通过包含着南孔文化精髓的“衢州有礼”、设立在衢州的国际汉语教师研修基地、儒学文化体验中心等,连通中国与世界。



0

1、凡本网注明“来源:文化观察”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文化观察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复制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2、本网其他来源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与本网联系的,请在该事由发生之日起30日内进行。

上一篇: 文化新观察|散落的民族瑰宝,正从“云中”走来

下一篇: 父亲

评论
评论列表
客服电话:0371-65756110